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包同

2020-05-25 09:40:1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瞎娃子
点击:    评论: (查看)

  包同是我高中同学。

  他来自深山,从家里到学校需要步行一二十里山路,还得背着小麦或玉米,上这个学相当不容易。

  当年,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许多补丁,有时衣服上还有几个碎布片摇来晃去。

  还记得犀利哥的形象吗?高中时包同衣服的破烂程度和犀利哥穿的大衣差不多,但犀利哥那样的大衣对当时的包同来说就是一种奢侈。

  班上坐位基本按大小个排,他坐在第一排,学习中等。包同课间喜欢打篮球,虽然个小,但人很麻利。有时候抢球的人嫌他邋邋遢遢不愿意碰他,致使他抢球很顺手,只要一抢到球,便自行突破到篮下,往往双手一投,或者把手一勾,篮球便有百分之四五十的可能被他投进篮框。

  慢慢的,大家看他在篮球场上威胁大,为了输赢也不管邋遢不邋遢了,便真的硬抢起来,却也抢不过他,即使篮板下,个人不大的包同也很会抢。来自山里的包同,有股凶猛劲儿,球沾他手,便难以再抢走。

  高中毕业后,各奔各的前程,各忙各的生活,大家彼此间联络较少。

  前几年,高中同学建立了微信群,逐个找当年同学入群,有的同学多年无联系,大家已经记不起来,在回忆还有哪个同学没入群时,有人提起了包同。

  有县城的同学说:“刚毕业时,还经常在城里看到包同。”

  有说:“那几年,仍然衣衫褴褛的包同还朝同学借过钱,估计家庭生活不是很如意。”

  有说:“包同借钱的时候也不多借,往往十块二十块的,借了也没还过。”

  有说:“这七八年没见过他了,不知咋样。”

  也有人说包同死了,但并不确定。

  我有个初中同学老鱼,现在是某岭的村干部。上周四语音聊天时,忽然想起包同,便问老鱼:“我有个高中同学,叫包同,你知道这个人不?”

  老鱼说:“这个人名很熟,应该是山里那个村的人,但没打过交道。”

  我:“你们村干部是互通的,能不能通过村干部间了解下,看看他是哪个村的?问问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好几个同学惦记着他呢。”

  老鱼:“没问题,明天就问。”

  第二天,老鱼微信告诉我:“找到了,他们村干部说包同现在新疆,已经成植物人,欠医院8万多医疗费。他没有参加新农合,两个哥也在山沟里生活,没有能力帮他,承担不了包同的治疗费。”

  我:“8万多,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况且还是在新疆那么远。如果是在咱们县,1万左右,同学们相互伸伸手,也许能适当帮一帮,或者去医院看看他。”

  老鱼:“也是,欠8万多,同学们也无能为力。”

  得到这个消息,当即便在同学群中发一句:“我把包同的消息问出来了,可惜人虽在,已经植物人了。”

  原以为,好几个同学都提过包同,这个消息可能会引起热议。没想到,发出这句后,竟然将近两天没有人说话,可能大家都忙吧。

  有两个同学私下向我打听有关包同的情况,我把所知告诉后提醒:“就在群里问多好,别因为我那一句弄得群内这么冷清。”

  植物人维持生命的耗资不是一个小数目,作为一般同学,我对包同的境况无能为力,同学们也都不容易。

  今早(周日),难得有个女同学在微信群问:“包同咋成植物人了?”

  我说了情况,并趁机在群里解释:“包同要是在咱们县医院住院,咱们去看看他也行,但新疆太远了没法弄,账也确实太多了。”以打消别人疑虑。

  有个在乡里工作的同学,得知包同成植物人后,马上与包同所在村的干部进行联络,发布最新消息如下 。

  姓名:包同 已婚 ******************(*为身份证号)

  死亡原因:脑溢血

  死亡地点:新疆医院

  死亡时间:5.23

  联系人:包**

  非贫困户

  包同的死亡,使同学们一片惋惜,纷纷回忆他在校期间的往事,感叹生命的不易,愿包同一路走好!

  如果高中毕业便去沿海打工,依他打篮球的劲头,应也能混出头。观念与贫穷束缚了他。

  一生劳苦的包同把命舍在了遥远的新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