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红色闽中战斗故事】奇袭涵江交通银行十五勇士

2020-06-30 11:33:3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方进枝
点击:    评论: (查看)

  1941年至1943年,国民党对我党闽北根据地连续发动三次围剿,残酷的烧杀和搜刮,民众的物力财力接近枯竭。1943年冬,中共福建省委从闽北转移到闽中,经济上十分困难。1944年2月29日,中共闽中特委书记兼闽中游击队司令员黄国璋,根据省委关于筹款的指示精神,带领闽中地下党和游击队骨干14人,“十五勇士”奇袭涵江交通银行,缴获现金400多万及黄金20两,一举解决了省委的经济困难。

  《中共闽浙赣边区史》(厦门大学出版社,1993年9月)根据原中共莆(田)仙(游)永(泰)边工委书记郭永星撰写的《奇袭涵江交通银行》(中共莆田县委党史办《革命回忆录选编》,1986年2月),确认1944年2月29日闽中特委和游击队奇袭涵江交通银行的参战者为15人。但“十五勇士”名单没有完整列出,令此重大历史事件不能完整还原真相。

  近期发表回忆研究“十五勇士”奇袭涵江交通银行的,是福州史志网《永泰县|中共福建省委机关青溪驻地遗址》(2020-04-3017:12:00 来源: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称:1944年2月29日,闽中特委领导黄国璋、蔡文焕率领郭永星、陈水仙等15名组成的精干队伍从青溪出发,奇袭国民党涵江交通银行,……。十五名参战者列出四位,其中蔡文焕、郭永星属于误列,其他13人则只字未提。

  陈暖贺、方成韬专著《是非评说黄国璋》(中国文艺出版社,2005年7月出版)第十章《建战略据点》第三节“奇袭涵江交通银行”,发生时间记述为“1944年3月1日”,参战人员为“黄国璋决定亲自出马,并挑选了15个智勇双全的老战士参加”,出现的姓名有:黄国璋、蔡文焕、张伯庭、蔡木耳、黄梅英、邱子国、康金树、张作舟、郭永星等九人。明显有文艺加工的色彩,名单的真实性也无法令人信服。

  莆田文史莆田文化网2012年6月11日刊发《闽中人民游击队奇袭涵江交通银行》,准确还原了1944年奇袭涵江交通银行的真实过程:

  抗日战争胜利前一年,1944年,国民党极力镇压各地抗日活动,当时人民游击队的供给十分困难,闽中党接受省委指示,决定袭击在涵江的国民党交通银行,以解决经费的困难。

  当时驻涵江的国民党武装有省保安团、盐兵大队、县自卫队和警察600多人,此外还有便衣特务四处活动。党决定用化装奇袭办法来夺取交通银行的库银。

  年2月,党派郭金前往涵江与地下工作人员蔡木耳(当时任涵江工会主席)联系,摸清情况,得悉国民党晋江行政督察专员公署要派大员到涵江交通银行查访,党决定在“大员”未到之前行动,因任务艰巨,闽中党的几位主要负责人亲自出马,直接参加袭击行动的15人由黄国璋带领,隐蔽在涵江附近秘密据点溪安村,1944年2月29日,乔装队伍由溪安村坐船出发,黄国璋化装为国民党团长,张伯庭、高建武、施作炳、张兴来、金练等化装为“卫兵”。余洪庆、康金树掩护退却,张舞划船,船在新港靠岸,上岸后,黄国璋坐轿子,前呼后拥,直至保尾。下午四点,行警关大门,只开边门,金练上前递送名片,经理正打电话,黄上前夺过电话筒,拔出短枪,指着经理胸口,游击队员都亮出短枪,缴掉行警的枪,割断电话线,并将所有行员都关在一间房内,令经理打开库门,游击队迅速搬走几麻袋钞票,然后由新港、埭里、后卓,越九华山退回常太根据地。

  “莆田文史莆田文化网”此文记述严谨,准确开列7名参战者名单,但尚缺8人。

  最早期、最准确回忆“十五勇士”奇袭涵江交通银行的,是曾任闽中游击队支队长、人民解放军闽中支队副参谋长和中共福长森中心县委书记、中共福清县委书记、解放后任上海中华烟厂党委书记的俞洪庆,1955年写于上海市委党校的《我的回忆录》第十五章《智袭涵江交通银行》完整记述了十五位参战者的姓名及其战斗分工:

十五、奇袭涵江交通银行

  参加这次战斗的团长是黄国璋、卫兵和勤务兵分别为张伯庭、高健武、施作炳、张兴来、金练,轿夫是加唐和水仙。进行银行兑票的“顾客”是郑书程、郭金等二人,化装在桥头点心店吃锅边掩护,三次断桥,守在三岔路口,假装“农 民”等着国民党军队的追兵制造混乱牵制敌人,好让我们袭击队伍安全撤离,张作舟担任着摇船接应,在街口联络的是女游击队员黄梅云,侦察献策是蔡木只,俞洪庆、康金树等三人担任着最艰巨而又危险的任务,断桥指路也是洪庆负责。黄国璋为完成筹款任务,带领闽中党主要干部俞洪庆、郑书程等十二人智袭莆田涵江国民党交通银行,缴款四百余万元,解决了抗日的经费。智袭银行后,省委机关迁往德化县板里石牛山上。

  俞洪庆《我的回忆录》(1955年写于上海市委党校)记录的“十五勇士”姓名是:黄国璋、张伯庭、高健(祖)武、康金树、俞洪庆、施作炳、张兴来,金练、加唐,水仙,郑书程、郭金,黄梅云(女),张作舟,蔡木只。

  笔者需要指出的是,时任上海中华烟厂党委书记俞洪庆《我的回忆录》(1955年写于上海市委党校)保存的原件,系2019年其子俞兆本在整理先父遗物时发现,并赠送给福州市档案馆的。俞洪庆1955年的回忆录与“莆田文史莆田文化网”2012年刊文不谋而合,可见二者真实性、可信度是高度一致的。

  出现史料混乱的原因,是参战者年事已高记忆不清,一些文史研究者以讹传讹,以致蔡文焕、郭永星及邱子国等人出现在“十五勇士”名单中。蔡文焕时任闽中特委副书记,按照组织原则,他不能和特委书记黄国璋同时参加有重大危险的紧急行动,以防被敌“一锅端”。1937年2月16日闽中特委会议,因叛徒出卖,到会的五名特委成员全部被捕(仅军事部长刘突军因迟到“漏网”),后英勇不屈牺牲在福州西门鸡角弄刑场,这是血的教训。来自福清县的俞洪庆、郑书程两人参战,遗漏了郑书程。俞洪庆时任闽中游击队副支队长(支队长高祖武,指导员许集美),知名度较高;而郑书程仅任分队长,一些老前辈无法忆起或者遗漏,亦属正常。

  1944年闽中游击队奇袭涵江交通银行,已经过去整整76年了。此一重大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过程和结果已经十分清晰,唯有参战的“十五勇士”名单尚有残缺、混乱之处。进一步还原历史真相,让“十五勇士”的英名永存青史,乃我辈义不容辞之责。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