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商业是自由的天堂,还是对亲情的异化

2020-05-18 17:16:21  来源: 以前的我们   作者:一颗甘草
点击:    评论: (查看)

  父母刚去重庆打工时,三姨和舅舅是老板,我爸妈是做的小工。 中午正吃饭,有人来买菜了,就得立马放下碗筷去车上装包,等给人装完货下来,饭菜已经没了或冷了,胃病就是这样落下的。

  其他亲人就理所当然只顾自己吃热乎饭,心安理得地指使姐姐干活,是他们没良心吗?也不全是,蔬菜生意也有不同的岗位和分工,总得有人接待客户和干活吧,有钱出资的就是老板,没钱的就当工人下苦力,甚至得熬通宵这样。人家觉得把你们从农村带出来挣钱,没奢望你们一辈子感恩戴德,铭记于心就不错了。

  可以说他们不够贴心,没有想过亲人的感受和工人的苦累,但商业运作的程序就是这样,除了岗位不同,也分脑力和体力劳动的区别。外面公司也是这样,领导也会说他们一样也付出了很多,甚至更辛苦,但他们不会说同样的辛苦之后老板的收益比工人高多少。

  三姨负责在老家收菜,丈夫是负责运货的司机,也是都非常辛苦的,能说是妻子剥削了丈夫?这就要看从哪个角度看问题了。请别的司机也要出运费,他去给别人载货也是一样的辛苦,何况自家的生意给的运费只会多不会少,更不会拖欠或克扣,没有劳资纠纷。

  这就是给外人打工还是给自己人打工的区别,如果老板和工人是一家,收益能够共享,就有点像毛时代的社会主义,劳动人民虽然干活也辛苦,但工农政治地位很高,福利也很好,成果能够共享。因此姨夫干着司机的工作,也有着主人翁的地位、心态和责任心。

  几个兄弟姐妹如果还在外公外婆家未组成单独的新家庭之前,那么劳动的收益也是共享的。而各自成家之后又不一样了,在一起做生意就有彼此的区分。

  出资的就是老板,利润就归老板,没钱的就是打工者,且别人家的工人还有工资,自己姐姐嘛0底薪的,靠出卖劳动力收小费算作工钱。越分越细小的家庭,真的是私有制的起源,马恩列毛诚不欺我也。

  总之我小时候看舅舅们的眼光不太喜欢他们,虽然不懂市场经济,也没读过资本论,但我认为他们对我爸妈不好,尤其是舅舅有次当我面说我爸的不是,我就直接怼回去,把他的劣迹数落了一番。

  因为他们当时的确是看不起下苦力的人,用重庆话说,打工的就是丘儿,什么都得听老板的,让你干啥就干啥。语气态度不好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生意就是生意,没有什么人情好讲。

  我的父母也意识到了这点,虽然出来打工是比农村收入高些了,但吃苦受罪挣钱少不说,还要忍气吞声,看自家兄弟姐妹的脸色做事,给他们打工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母亲回老家借了些钱,入了股,成为了大股东。

  于是大舅小舅三姨和我母亲四个兄弟姐妹就都是老板了,姨父有大货车,还是继续当司机载货,我爸继续做小工装菜这样。

  生意也是有风险的,有赚也有亏,生意不好甚至赔本时,司机的运费是不会少的,而工人的收入也可以支撑生活。老板们操心焦虑亏损时,偶尔也羡慕和依赖司机和工人有稳定的保障。

  于是很多有趣的事情就这么上演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我妈成了剥削指使我爸干活的老板,但我爸心态却很难摆正,特别有主人翁意识,觉得自己对生意和家庭的贡献也很大,自己和别的打工者不一样,更受不得歧视,偶尔还会跟人谈价格干涉生意,我妈就很恼火,经常吵他。

  因为比我妈妈年长10岁,别人都不信他们是夫妻,认为他在开玩笑,我爸还为此跟人打赌,妈妈总是气他这样很可笑和蠢笨,说别人知道你和老板是一家人,就不给你装包的小费了,你就没收入了,但我爸觉得还是自尊心更重要。 有时候我妈都想换人,不让我爸在那儿捣乱,但是用别人确实又不放心,早晚换班时,如果卖了货收了钱不记账损失就大了,他们还是原始的手写账目。

  而我父亲的钱全都归我妈妈管的,何况早期工人都是没有工资,全靠一点装包的小费,偶尔把自己收的辛苦钱悄悄给我,也会被我交给老妈充公了,成天24小时在老板眼皮底下他有多少钱我妈妈还不是一清二楚,顶多就是藏一包烟的私房钱,我爸是那种有贼胆也没有贼心的人。 而小舅成天到处跑去玩,花钱厉害,出入打车,不干活不管生意,只分钱,还经常预支,我妈妈给他少了不高兴,有次生气连手机也摔烂了。

  早期市场有点乱,管理方还有很多潜规则,需要打点关系才能让你进去卖货,治安也不好,出现过抢钱杀害司机的恶性事件,而小舅混社会的,狐朋狗友多,和市场的管理人员熟识,他就觉得全靠他保护和罩着生意才能做下去,所以认为即便没有出资也不干活,分红拿钱也心安理得。 后来重庆打黑时候,他就躲回老家了,虽说是小虾米,没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但是官方好的政策和措施吓的小混混也不敢在那边待了。农贸市场环境也好起来,没有小舅的保护,也非常安全了,可以正常经营。 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做生意和发展经济最怕黑社会,有钱人也怕那些为了钱财可以不要命,什么坏事都敢做的黑恶势力。所以打黑是必然的。 虽然小舅回了老家,但念在姐弟情谊,以及考虑他年幼的两个小孩和外婆的感受,生意赚的钱还是平分给他的。

  后面孩子大些了小舅妈有时也帮三姨一起收货,直到后来大舅与大舅妈退出不愿合伙之后,实在忙不过来,没人换班,小舅妈才到重庆和我妈妈一起卖菜的。

  大舅弃医从商的道路也不平坦,虽然他有头脑有眼界,很早就想发展自己的农业基地,但自己没有多少资本,也没有积攒多少经验,野心还大,就脱离了姐妹,与别人合作,但也没成什么气候。

  那时做基地和农场的还比较少,市场需求也不多,超市和单位学校食堂也都习惯在批发市场进货。个体的散户小贩虽多,流动性和随意性大,成不了规模,无法实现基地农场式生产与销售。市场的蔬菜价格自由到随时都在变化,每天价格都不一样,经营风险也很大。

  外公早年开石头厂有钱有资本,但儿子结婚后他就转给别人,以为可以退休回来享福了,谁知最看重的儿子不在家好好学医,跑去外地经商了,这一去多年不回家,外公去世也没等到他。

  那时候出去闯荡的人总觉得要混成大老板之后再衣锦还乡这样,没发大财都不愿回老家。我那时还在上学也不太懂他们大人的事,没有发言权去干涉什么。

  我妈妈建议大舅和舅妈还是踏实地和自家人一起做生意,但他们心思却不安定,各有各的小九九。一会儿假离婚一会儿真离了。后来舅舅跟别人合作农业基地的生意失败,还做过小工,当过保安,但就是没有回过自己家,外婆望眼欲穿也看不到儿子一面。

  我这时都长大结婚有孩子了,就劝他要经常回去看望外婆:你在外面工作是否体面,有没有发大财,兜里多少钱,别人并不在意,你不主动说老家的人也不知道你是富是穷,跟他们实际也没多大关系。

  但就这一个母亲,她非常惦记你,也不是盼着你回去给她多少钱,并不指望你光宗耀祖,只是单纯的想念牵挂你是否平安,不要让她再像外公那样去世都没能见到儿子,去世后回去了有什么意义,就不会伤心和遗憾么,听说他们从小最疼爱你,不要太伤老人的心。

  我还说你如何对待老人,你的女儿们也看着呢,将来也会如此对你的。那一年,大舅终于想通了,破天荒地和我爸妈一起回去外婆家过年了,外婆很开心。

  外婆80岁大寿时他们一家也回来了,连离婚的舅妈都一起来了,而远在江苏的姨妈也和孩子回来,与我们团聚在一起,老人家非常高兴。

  亲戚朋友和村里人也都前来祝贺,就在院子里办了一个酒席招待他们。这么几十年唯一热闹的一回。前些年建议舅舅把医术重新捡起来,他现在经营一个小儿推拿店情况还不错。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