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难忘新疆之行

2019-11-13 15:27: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佘富勤
点击:    评论: (查看)

  每一个人的一生,一定会有自己的远行。有的人甚至把人的一生也看做是在滚滚红尘人世间中的一场旅行。

  因为各种原因,我也到过一些较远的地方,就是转了一下所谓“人间天堂”的杭州西湖,回来后也感觉到不过如此。然而唯独这次远行,归来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想这一定是新疆有一种特别的美打动了我,让我流连忘返,让我梦绕魂牵,让我终身难忘。

  一、新疆的胡杨让我终身难忘

  我们一行8位同学和3名家属是8月15日晚7点在太原武宿机场集合的,9点钟乘坐HU78448航班出发的,到达乌鲁木齐市机场已经算是8月16日晚上1点多了,我们在乌鲁木齐市机场附近的一家宾馆与从从内蒙古乌海市出发先行到达的马骏老大哥会合,我也从此开始在整个旅程都与马骏老大哥睡在一起。

  早上7点多我们就开始从乌鲁木齐出发,在大巴车上颠簸近了一个上午,刚出乌鲁木齐,一直到昌吉州地区,看到的都是一望无际的棉花田,当然这是刚听说的,因为我没有见过棉花田;后来又看到了大片的西红柿田,导游介绍说新疆的西红柿皮厚,大都被加工成了番茄酱销往内地。但过了昌吉州地区越往西,看到的都是一望无际的浩瀚沙漠。与黄沙相伴当然是干燥,旅途上几乎没见过水,这样的生存环境也就几乎见不到人,在克勒玛依附近,看到在茫茫的戈壁滩上,有着大量的被导游叫做“磕头机”的自动采油机。

  中午时分导游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叫“胡杨林”的地方吃了一点中午饭,饭后我们就去看了这片胡杨林。李峰带我和马俊老哥还看了顽强在沙漠扎下的胡杨深根。

  说实话,按颜值来说,胡杨在树里根本排不上,它不茂密,色泽不明亮,也不高大秀美,让我们最感慨的是胡杨在沙漠中不屈不挠生长,有一股难得的凄凉美。他不管狂风沙暴怎样肆虐,也不管它根本得不到任何雨露的滋润,任凭干旱盐碱的侵蚀,温差大所带来的严寒和酷热,饱经蹂躏的胡杨顽强地生存,维吾尔人如此真情赞美它:“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

  人生谁也不会一帆风顺。我和马骏老大哥虽然年龄上差了一些,但在读书时就颇为投机,记得毕业后我有一次在去上海出差的路上第一次接到了内蒙古乌海区号的电话,仔细一听才知道是马骏老大哥的电话,从此我也知道马骏老大哥已经转正并调到了内蒙古乌海市。这次会面后第一天晚上,马骏老大哥和我这个老弟,敞开了心扉,把各自工作、生活中的经历相互倾诉,从家事、国事到天下事,整整谈了一夜,几乎没有丝毫睡意,彻夜未眠。读书时我们还是青年,现在马骏老大哥刚办了退休手续,我自己也过了知天命的年龄,我佩服马骏老大哥从民办教师起步,通过我们同窗苦读,毕业后进入兴县一中挑起了高中教学的重担,再从兴县一中出发,二次创业只身独闯天下来到了内蒙古第三大城市乌海,创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难道马骏老大哥不就是一颗不向命运屈服的新疆胡杨树吗?

  二、新疆的山水让我终身难忘

  在我们的原来概念里,新疆的水一定只是在绿洲里,一定只是在林则徐被道光帝革职流放推广的坎儿井里。然而就在我们刚到新疆的第一天下午,就在我们快到第一天行程的终点站布尔津时,我们便发现了缓缓流淌着一条河流,导游介绍说这条河叫额尔齐斯河,也是中国唯一一条流入北冰洋的河流,远远望去,这条河流波光粼粼,河流两岸郁郁葱葱,也许这就是沙漠里的绿洲,让我们眼前立刻生机无限。

  第二天我们去了喀马斯,沿途又看到大山之间流淌着一条更大的河流,车内的车载电视介绍说叫禾木河。浅蓝色的清澈的禾木河在山间的河床流过,在这里生活的蒙古族图瓦人居住的木屋流淌。特别是当我们通过景点检票后换乘景区公交车下车后,我们被眼前的喀纳斯湖惊呆了,真没想到我们眼里干旱的新疆,竟然有如此的高山湖泊。整个喀纳斯湖一望无际,湖水烟波浩渺,横无际涯,如诗如画。在还算是炎热的时节,我们乘坐的游艇在水面上飞驰,每个人都感到了一股股惬意的清凉,游艇上的我们感觉就像在河流、湖泊、草原和森林构成的童话般世界穿梭。

  第三天我们来到了地处阜康市博格达峰北坡山腰的天山天池,这也是传说中王母娘娘洗脸的“瑶池”,“瑶池”的西南的山上,导游介绍说是台湾道教界援建的王母娘娘庙。整个天池,山中有水,水中有山,山上云蒸霞蔚,水上薄暮冥冥。山水相映成趣,仿佛置身仙境一般。“瑶池”之外还有一处瀑布,可惜我和马俊老哥没有去,马俊老哥身体不舒服,我也不知道哪里不舒服,反正也没去看瀑布,当看了张俊兰发到群里的瀑布视频时,心里感到有点遗憾,然而遗憾何尝不是另外一种享受?

  三、新疆的同学让我终身难忘

  去年的8月22日,已经毕业28年的我们,在卢老师的亲自指导下,在张坦军同学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我们大家终于相聚在了一起。

  刘英姿同学从新疆远道而来,让老师和同学们都特别感动,原本计划要来的李峰因为工作的原因未能成行,但也表达了想见到卢老师和同学们的迫切心情。在我们相聚即将离别的时候,卢老师和同学们提出2019年的相聚地点为新疆,大家相约去新疆看刘英姿和李峰同学。老实交代我确实非常支持这一提议,然而始终担心是否能成行。

  在今年8月初的一天,我接到了张坦军同学的微信,问我“想不想去看林妹妹”,我直接了当回答“必须的”。当最后定下了8月15日的日期之后,我想这个机会我一定不能错过,无论如何我也要去,我原定于15日上午就去太原,当得知是晚上9点的飞机时,我上午处理完手头的事,改成了下午出发。

  这次马骏老大哥是自己一个人乘火车第一个到达了乌鲁木齐的,他告诉我们,在他到达乌鲁木齐前后,李峰、刘英姿多次电话和他联系,李峰和他一起吃了晚饭,老马哥还将和李峰一起吃饭的视频发到了群里。

  快30年呀,我是第一次看到了李峰的视频,视频里的李峰,和记忆中的李峰相比只是添了一些成熟和稳重的领导气质,当然也不再是我们一起读书时烫着时髦卷发的李峰了。记得毕业离校前的那个晚上,李峰和包括我、李爱奎在内的几个同学坐了一夜,第二天李峰把我们送到太原火车站和我们话别。在他转身那一刹那间,我看到李峰流泪了,我当时心里说,李峰真是个有情有意的人,真没想到我们能够在29年后在乌鲁木齐再次相见。

  在我们来新疆的日子里,他多次和马俊联系我们。刘英姿同学在我们来前在群里叮嘱大家多带衣服,在我们来新疆后,刘英姿再次叮嘱大家,几乎每天询问行程。在我们即将返回的前一天晚上,李峰和刘英姿等到了晚上11点半,终于和大家见了面。

  在大家欢聚的蒙古包里,桌子上摆满了新疆特色的水果,还点了游牧民族接待客人最高规格的烤全羊。大家一起畅谈、一起合影留念、一起享受相聚的幸福的时光。

  我和李峰还开玩笑说“Norman ,我不是来看你的”,我们过去的Norman 、现在的李书记激动地把我抱住了。李峰还端起酒杯和大家说,“新疆好,祖国才会好,董云翔已经调到北京工作了,我和英姿继续给大家守护好祖国的西大门”。

  旅行途中导游和我们大讲特讲了收复新疆的左宗棠。我想通过我们的这次新疆之行,我们都会记得这位为祖国收回160万平方公里历史功臣,我们都要支持为边疆安宁而默默坚守工作岗位的千千万万个李峰和刘英姿。我们还期待有朝一日这次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的卢老师和其他同学,也来看看我们的小弟弟Norman、小妹妹janet,最后也让我们大家为在天堂看着我们相聚新疆的李玉芳大姐送上我们真诚祝福吧!

  (作者:佘富勤)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