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期待更多的志愿者加入白粉山战斗遗址烈士纪念设施规划建设管理维护

2019-10-19 08:02: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朱昌汲
点击:    评论: (查看)

  福建永安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是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前夕东线防御第一战小陶战斗重要战场,2006年春节后,石峰村两委征得原小陶镇镇长陈根潘同意修复了1934年当地老百姓就地掩埋红军烈士的红军墓,并将路边凉亭改为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墓),坚持“年年祭奠”,自2006以来,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祭祀或给红军无名烈士献花、或献爱心的志愿者多大数百人,2019年国庆期间,又有与石峰村毗邻的漈坑人罗维权、罗星海和罗星绍等到石峰村当白粉山战斗遗址烈士纪念设施规划建设管理维护志愿者,都说“众人拾柴火焰高”,期待更多的志愿者加入白粉山战斗遗址烈士纪念设施规划建设管理维护的志愿者,共同推动白粉山战斗遗址烈士纪念设施标准化建设。

  一、年近八旬海军烈士母亲吴彩银主动祭扫红军墓传为美谈

  2019年国庆长假前几天,原高漈坑村民、现三明市建业地理信息测绘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罗维权为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亭红军墓和红军战场进行公益测绘,并绘制了地理位置图,用于支持石峰村为白粉山战斗遗址申报战斗遗址暨烈士纪念设施保护与建设的相关项目;10天后的10月2日,福建省永安市小陶镇牛益村高漈坑农民罗星海和罗星绍两位农民兄弟赶了2.5公里路来到毗邻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村,与石峰村村民管其祥等一起祭祀了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无名烈士墓和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高漈坑农民罗星海对着红军无名烈士冢墓碑许愿说“你们牺牲在石峰村就是石峰人,牺牲在我们牛益村就是牛益人,以后我也要象石峰村吴彩银一样年年来祭奠你”。

  吴彩银是石峰村农民,也是海军烈士管其家的母亲,吴彩银生于1939年9月10日,至2019年正好是她80周岁。2017年10月3日,他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前夕东线防御第一战小陶战斗拉序幕的重要战场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无名烈士墓和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前,当着石峰村支书吴金兴的面许下诺言“只要我吴彩银还在世,我年年都会来看你们,你们要保佑天下平安”。

  吴彩银的善举被当地通讯员黄光棉采写成通讯《“我们把红军烈士当亲人”》发表在2017年10月13日《三明日报》,后被中国红色思源网、红歌会网、中国红色旅游网、中国拥军人网、红色晋绥网、今日永安网、百度百家号等网站纷纷发布或转载;当地民间摄像师朱昌剑还拍摄了专题录像《好人吴彩银敬重红军无名烈士的故事》(又题《好人敬好人,世上好人会更多》、《忠义守墓人吴彩银只要我还活着每年都来看你们》、《忠义守墓人吴彩银只要我还活着每年都来看你》、《吴彩银祭扫红军墓比民政部铭记2018清明祭英烈要求还早》等,网络搜索这些标题就能找到)在腾讯等视频网站发布。

  2018年9月9日,北京游客魏先生突然造访石峰村并提出要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看望红军无名烈士,吴彩银和孙女管桂钫等匆忙买了香烛纸钱和苹果、白馃、熟肉、熟鸭等供品供果,与北魏先生一起祭扫了红军墓和红军庙。

  2019年国庆长假即将来临的9月下旬,已满80周岁的吴彩银邀请六十多岁的村民吴集河帮忙,用了整整一个上午时间,把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墓的杂草劈除干净,并提前买好香烛纸钱和供品供果,等待着远在永安和三明工作的子孙国庆长假返乡祭祖也祭扫红军无名烈士墓。让吴彩银没想到的是国庆长假期间,养孙、管其家烈士的嗣子管培霈在贵州打工未归,孙女管桂钫在单位值班,孙子管梓任利用假期到福州参加“充电学习”,10月2日这天,回不了家乡,家里原本就有不少祖先墓,还有一些是吴彩银主动认领的无人冢、无嗣墓,因此,人手不足成了吴彩银的头疼事。

  二、石峰和牛益村仨乡亲闻讯赶来帮忙,乐当祭扫志烈士墓志愿者

  正当吴彩银为2019年国庆长假期间祭扫红军无名烈士墓人手不足而发愁时,石峰村村民管其祥和牛益村高漈坑村民农民罗星海、罗星绍等都分别开着农用车和摩托车闻讯赶来帮忙。

  有了管其祥和罗星海、罗星绍等三位积极参与红军无烈士祭扫的志愿者,吴彩银对可以分头参与扫墓的人员进行了分工安排。长子管其乾是2006年、2011年两度为石峰村原村委主任吴修忠和管子建起草《致红军英烈祭词》承诺“年年来祭奠”的倡导者,因为痛风,需要撑着拐杖行走,被安排与管其祥和罗星海、罗星绍等三位志愿者同行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祭扫红军墓和红军庙;次子管其宽和三子管其裕被安排到距石峰村30公里的洪田镇水东村小罗坑山腰上祭扫已成海军烈士21年的幺子管其家;三媳妇罗建琼和孙女管培烨被安排到石峰村公墓祭扫已故10年的亡夫管文金,其余的墓地等次子从洪田镇返回后再分头行动,吴彩银自己留在三子管其裕的家中掌勺,以便张罗所有帮忙扫墓者的午饭。

  因为人手紧,今年扫墓用的白米馃没有用石臼,而改用了电动米馃机,揉好米馃后,首先给自家的祖先牌位、灶神牌位和土地公、天公牌位供上一碗白米馃。

  随后,大家纷纷就着浓浓的香菖蒲煮鸭汤,吃米馃,填饱肚子后,各路祭扫人员分别行动。

  管其家烈士墓地位于洪田镇水东坑村村民王荣种先生的责任山小罗坑山腰上,其坐字为坐乙兼卯。其半圆墓地直径为12米左右,牺牲时一次性抚恤金2万元未到位,为烈士亲属自己筹资所建,因资金有限,只在其墓穴周边建了2乘3米左右的水泥墓面,其余均为泥土墓面。每年秋祭,参加祭扫者,都要带上劈刀和除草机,进行繁重的除草工作。其家烈士的几位兄长十分期待将该墓全部水泥硬化,但一直未能如愿。开着农用车,又走了近一公里的山路,管其家烈士的两位哥哥便忙着用割草机除草,然后,摆上供品,焚香点烛,与英灵对话。

  吴彩银夫君管文金的墓地在小半线石峰村9公里公侧的山包上,到了墓地,三媳妇罗建琼和大姐就忙着用松枝清扫坟墓,摆上供品,焚香点烛,与逝去的老人说话。

  白粉山战斗遗址位于石峰村至小陶公路的小半线8公里处,比石峰村老百姓的公墓多了1公里路程。据《燕江红旗·小陶战斗》等历史资料记载,1934年7月15日,北上抗日先遣队在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及洪砂一线与红九军团集结并发布北上抗日宣言后,惊动国民党当局引出了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前夕东线防御重大战役小陶战斗,白粉山是小陶战斗的主要战场之一,牺牲在那里的红军无名烈士有二三百人。开着三轮农用摩托车,管其祥及罗星海、罗星绍等三位志愿者和本文作者吴镒等一并赶到了白粉山战斗遗址,并开始了重温历史,缅怀先烈,铭记英雄的祭祀活动。

  三、重温历史,缅怀先烈,铭记英雄

  在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墓修复修缮和红军纪念亭建立的倡导者和始终推动者管其乾向罗星海等三位参与本次祭祀活动的志愿者讲述了白粉山战斗遗址的英雄故事。

  据《燕江红旗·小陶战斗》记载,1934年8月6日至22日,红一军团与国民党军队先后在小陶衙岭、白粉山、矮岭、石莲山等发生战斗,双方各投入1万人以上军队在矮岭激战,敌我双方伤亡人数各达到1000人次以上。小陶战斗以载入《红色中华》227期的1934年8月12日早红军在石峰村衙岭活捉敌营长拉开序幕,上午9时许,红军在石峰村白粉山与敌发生遭遇战,敌我伤亡各300人为第一波较大战斗,以18日、20日、21日和22日,红1军团与敌军分别在大陶洋的与洪田镇交界处的石莲山、矮岭、大行贵山一带山与敌军鏖战,500余名英雄壮烈牺牲为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较大战斗,胜利完成了“阻敌于永安、连城、朋口之间”的任务。小陶战斗为第五次反“围剿”东线保卫第一战,为温坊战斗的胜利打下基础,也为中央红军得到充分的物质补给和中央主力红军转移争取了大量的时间。据《燕江红旗》记载“衙岭战斗后,红军调兵遣将,并沿山路向流坑方向推进,意图包抄消灭刘戡部住在洪砂美坂村的一连兵力,以便打通从洪砂口至小陶营的通道。正在这时,敌军另一个连士兵抄小路,爬上红军侧背后的白粉山头,架3挺机枪向行进中的红军战士疯狂射击,红军伤亡惨重,被迫退回衙岭北侧……战斗从上午10点开始,敌我双方都派了增员部队,一直激战到下午3点左右结束。这次战斗,国民党军伤亡300人,我军也伤亡300人”。据当地老人管灶龙回忆在石峰村红军战地医院疗伤的伤员80人,因此,至少有220名红军无名烈士牺牲在白粉山战斗遗址。2006年春节后,村两委与见过红军的老人吴盛隆、管灶龙等多次到白粉山战斗遗址考察,并确认了吴盛隆和他哥哥亲手掩埋红军无名烈士的地点。希望能把那个烈士墓重新修复,并把路边原本供人们休闲的凉亭布置一下,改建成红军纪念亭,修复红军墓,命名红军松,争取在七一期间邀请上级有关部门前来参加石峰村革命传统教育暨祭奠红军英烈活动。建议得到小陶镇原镇长陈根潘支持。村两委修复了红军松下的红军墓并改建路边凉亭为红军纪念亭后,石峰村于2006和2011年七一期间两度与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永安市旅游局和小陶镇党委政府等部门单位联合举办了石峰村红色记忆革命传统教育暨祭奠红军英烈活动,吴修忠、管子建等两任村主任分别在《致红军英烈祭词》中承诺“年年来祭奠”;2011年永安申苏期间,原永安市市长郑清华和永安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陈木旺等曾多次随同省地党史专家和领导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亭(红军庙)、红军墓考察;2014年管其乾、安孝义等11位石峰村村民和荣誉村民又为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墓捐款9200元修缮了红军墓并立碑。自原石峰村村委主任管子建承诺“年年祭奠”之后,石峰村两委和当地老百姓、各地网友一直履行诺言,坚持年年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祭奠红军无名烈士,然而完全处于自发状态的祭祀也出现了多的年份一年几次祭奠,少的年份,让人担忧无人祭祀,因此,2017年9月25日这天,吴彩银一家人商议自家的扫墓事宜时,也把祭扫红军无名烈士墓的事纳入了祭扫计划。从那以后,吴彩银每年都亲自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祭祀无名红军烈士。今年因为孙子孙女未能返乡参加祭祖,他只好委托星海等三位主动参与祭祀英烈的志愿者替她履行诺言。

  罗星海和罗星绍的家乡在石峰村西北侧2.5公里的高漈坑,与距石峰村10公里的牛益坑合成一个行政村牛益村。牛益坑和高漈都是《燕江红旗》上明确记载为1934年7月9日红九军团先头部队护送红七军团北上抗日期间的驻扎地,也是1934年8月6日至22日小陶战斗期间红一军团的驻扎地,2011年永安申苏以来,牛益坑发现了3处红军标语房;2019年9月,高漈坑罗维权老厝积昌堂又发现了“白军兄弟不打(中)(国)(人)”、“(同)日本打(仗)”等残缺的红军标语,加上当地老一辈村民的关于“家家户户住满了红军,漫山遍野都是红军”的回忆,更是可以肯定,积昌堂住过红军,目前未在积昌堂找到更多红军标语的原因是该建筑经多次重修,墙壁被白石灰覆盖过。

  高漈坑位于石峰村内可见最高山峰的背后,“水泥公路以‘之’字形向上,向上,山上林密、风凉。不时有卡车下山,满载着竹子。从盘山公路俯看石峰,时值秋熟,整个村子就像浮在金黄稻海里的绿色半岛,美得惊人”,《三明日报》记者詹昌政在他的散文《秋访高漈岩》中将高漈坑称为“天上人间”,詹昌政2013年9月4日在牛益坑采访时发现了牛益坑美昌堂的红军标语“白军士兵是工农出身。中国人死也不打中国人!消灭大刀会!”等,还了解到当年在白粉山战斗负伤的伤员在石峰村红军医院抢救后,不少被转移到牛益坑养伤,因此,他在文中写道“山上,山下,红旗一展都如画!”这句话,曾让漈坑人对有红军标语的石峰村和牛益坑羡慕不已,如今,两个自然村都发现了红军标语,让生活在高漈坑老支书罗星海兴奋不已,他说“我们也要想方设法保护好本村的红军标语”。在祭祀红军无名烈士时,罗星海说“你们牺牲在石峰村就是石峰人,牺牲在我们牛益村就是牛益人,以后我也要象石峰村吴彩银一样年年来祭奠你,往后,俺家客厅上有好吃的供馃供品,你们也可以来享用,你们也是我们的祖先”。

  四、推动志愿者服务烈士纪念设施精细化管理成新时尚

  13年前,石峰村籍永安媒体记者管其乾发现家乡石峰村瓦窑头厝有“全中国的工人农民兵士团结起来,实行对日作战”、“全中国的海陆空总动员对日本作战”和“拥护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等红军标语时,他还能跟着当地见过红军的老农一起披荆斩棘,去勘踏当年的红军路和红军战场,寻找红军墓;2014年起痛风逐渐严重,到现在已经要靠撑着双拐才能勉强行走,为了赶去看望白粉山战斗遗址的无名红军英烈,10月2日这天,他特意从小陶镇上雇请了摩托车司机邱承炎先生专门为他接送。

  在白粉山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管其乾告诉罗星海和罗星绍,2013年10月,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鸟瞰图所涉及范围及其对面的大坡栋红军战斗遗址营连指挥所遗址同时列入《永安市革命遗址通览》;2014年10月,闽委发(2014)19号中共福建省委、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落实(赣闽粤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规划)的实施意见》批准纳入福建省重点红色旅游地建设项目。习总书记上任后,国家设立了烈士纪念日,每到一处革命老区,习总书记都要先向当地的革命烈士敬献花篮。2019年9月8日,石峰村支书吴金兴曾致信习总书记,汇报了包括白粉山战斗遗址等革命遗址保护的情况“我们还想在白粉山战斗遗址为整个小陶战斗区域内牺牲的数百红军无名英烈树一块无名烈士纪念碑)”等,2015年1月中旬,吴金兴收到国家信访局信复字(2014)597号回信“你们近期联名致信习近平总书记的信及附件收悉。我局已转请有关部门阅研。感谢你们对总书记的拥护和信任,感谢乡亲们对革命历史遗址遗迹的保护和宣传,并欢迎今后就所关注的问题提出意见建议”。

  此后的2006年2月15日、4月6日、4月18日和6月11日,管其乾先后4次致信习总书记;2月26日中午收到国家信访局给我发来短信:“您的信访件已经登记转交”,9月3日和8月7日,中央电视台两批记者先后到石峰村采访;同年10月22日早晨央视《朝闻天下》节目《布告里的长征:北上抗日 鼓舞民心》,10月23日《永远的长征:坚忍不拔》分别播出了8月7日和6月3日央视的两次采访,《永远的长征·坚忍不拔》,片中央视播音员介绍“后来,经过党史专家细心比对发现,石峰正是红七军团作为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后开始发布《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的地方”,而中共党史研究会副会长唐双宁先生则在节目中说“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先遣队,应该说是从更广义上讲,是长征的一部分”; 《布告里的长征:北上抗日 鼓舞民心》节目主持人说“北上抗日先遣队是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最早派出的一支担负抗日宣传重任的先头部队,在艰苦的长途转战中,这支部队通过布告、标语、歌曲积极进行抗战宣传,极大地鼓舞着人民的士气”。这些往事,均已在《海峡都市报》2015年1月16日《永安村民致信总书记获国家信访局回信鼓励》和2015年1月19日央广网《石峰村主干致信习总书记获回应》一文及2018年11月26日中国红色旅游网《福建石峰村民把《红军抗日歌》唱给习总书记听(组图)》和此前已在网上公布的资料中公开报道。所有这些都说明,石峰村是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是广义长征路上第一声号角吹响的地方,发生是石峰村及其周边的小陶战斗区域是中央主力红军长征的重要前奏战斗发生地。

  让管其乾喜出望外的是,新华社北京9月26日电,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对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加强对烈士陵园的规划、建设、修缮、管理维护。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着力推进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日前印发《烈士纪念设施规划建设修缮管理维护总体工作方案》(以下简称《工作方案》)。

  报道说,《工作方案》是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的纲领性文件,明确了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目标任务,提出要规划建设好烈士纪念设施,完善弘扬英烈精神红色教育基地体系;修缮保护好烈士纪念设施,营造尊崇英烈铭记功勋的浓厚社会氛围;管理维护好烈士纪念设施,形成规范完备的组织保障管理体制。《工作方案》强调,要健全制度体系和组织保障,加强组织领导,建立退役军人事务部牵头、相关单位主动配合、社会广泛参与的工作机制;围绕贯彻落实英雄烈士保护法,完善法规制度体系,持续推进烈士纪念设施规划建设管理维护制度化、规范化、专业化;加强队伍建设,引入志愿者服务,鼓励退役军人、烈士家属、专家学者和青年学生积极参与烈士纪念设施讲解和秩序维护等工作;健全社会参与机制,坚持政府主导、多元投入,积极倡导鼓励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为烈士纪念设施修缮保护提供捐助和支持。

  “《工作方案》强调‘加强队伍建设,引入志愿者服务,鼓励退役军人、烈士家属、专家学者和青年学生积极参与烈士纪念设施讲解和秩序维护等工作’,今天来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祭祀红军英烈的三位乡亲,其实也是自觉响应《工作方案》所称的‘志愿者’,我为他们自觉成为自愿者并对无名英雄怀着无比敬仰和热爱的感情鼓掌”,管其乾说。

  管其乾说“多年来,参与到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前夕东线防御第一战小陶战斗重要战场白粉山战斗遗址革命烈士纪念设施建设和烈士墓祭扫的基层干部群众,至少有上百人,其中最远的捐赠者在自黑龙江、上海,亲自来到现场祭扫烈士墓的有来自北京的魏先生和福建工程学院的师生,此前,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名字来称呼他们,建国70周年期间,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的《工作方案》给了他们一个响亮的名字‘志愿者服务’,从此,他们有了一个统一的称呼‘烈士墓祭扫志愿者’,这意味着国家开始重视所有烈士纪念设施的规划建设修缮管理维护,意味着国家鼓励吴彩银等普通老百姓主动祭扫烈士墓或参与烈士纪念设施修缮保护,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看到白粉山战斗遗址还缺少一个水泥停车场,罗星海说“希望更多的志愿者共同参与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烈士纪念设施修缮保护上来,共同把好事善事做好”。德不孤,必有邻,此前的2019年9月22日,罗星海的同乡、原高漈坑村民、现三明市建业地理信息测绘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罗维权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无名烈士冢前进行公益测绘。有党和国家的重视,随着志愿者的增多,相信白粉山战斗遗址的烈士纪念设施会更加日渐完善。“我们期待着中办、国办、中央军委办的《工作方案》)能给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烈士纪念设施的建设管理维护带来更多实实在在的好政策,期待期待更多的志愿者共同参与白粉山战斗遗址烈士纪念设施规划建设管理维护”,管其乾说。(朱昌汲 文 吴镒 黄光棉等图)

  图片说明:

  1、2017年10月3日,年近八旬的吴彩银与其孙子管梓任在为红军无名烈士冢擦拭墓碑并许下心愿“年都会来看你们”(黄光棉 摄影)

  2、2017年10月3日,海军烈士母亲吴彩银在石峰村红军纪念亭内擦拭无名红军英烈灵牌并许下心愿“年都会来看你们”(黄光棉 摄影),

  3、2018年9月9日,来自北京的游客魏先生(左一)与吴彩银(中)等在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墓祭祀红军无名烈士,管桂钫陪同讲解并摄影(管桂钫 摄影)

  4、2019年10月2日早晨,八旬海军烈士母亲吴彩银与家人在做米馃,准备祭祀祖先和红军无名烈士(吴镒 摄影)

  5、2019年10月2日,吴彩银的次子和三子早早出发,赶到洪田镇水东坑村小罗坑山腰上祭扫已成烈士21年的小弟管其家(烈士亲属提供)

  6、吴彩银的次媳妇罗建琼(右)被安排到小半线9公里东侧的石峰村百姓公墓祭祀吴彩银的夫君管文金(管培烨 摄影)

  7、2019年10月2日早,八旬海军烈士母亲吴彩银委托永安市小陶镇牛益村高漈坑农民罗星海等3位志愿者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祭祀红军无名烈士墓(吴镒 摄影)

  8、到了白粉山战斗遗址,高漈坑农民罗星海(右)和石峰村农民管其祥快步走向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吴镒 摄影)

  9、左起石峰村民管其祥、罗星绍和罗星海等在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给红军无名烈士焚香点烛(吴镒 摄影)

  10、左起石峰村民管其祥、罗星绍和罗星海等在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给红军无名烈士敬香(吴镒 摄影)

  11、左起牛益村高漈坑村民罗星海和石峰村村民管其祥在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给红军无名烈士奠酒(吴镒 摄影)

  12、左起牛益村高漈坑村民罗星绍和罗星海在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给红军无名烈士上香(吴镒 摄影)

  13、焚香点烛、摆上供品后的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内烛光闪烁(吴镒 摄影)

  14、石峰村村民管其祥等离开红军庙后正前往数十米远的红军无名烈士冢祭祀(吴镒 摄影)

  15、左起石峰村村民管其祥及牛益村高漈坑村民罗星绍和罗星海在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松下的红军无名烈士墓上焚香点烛(吴镒 摄影)

  16、左起石峰村村民管其祥及牛益村高漈坑村民罗星绍和罗星海在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松下的红军无名烈士墓前化纸钱(吴镒 摄影)

  17、曾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亭和红军墓修缮祭祀活动的始终倡导者管其乾(右一)撑着拐杖来到白粉山战斗遗址参加祭祀活动(吴镒 摄影)

  18、左起石峰村村民管其祥及牛益村高漈坑村民罗星绍和罗星海在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松下的红军无名烈士冢墓碑前祭奠红军无名烈士(吴镒 摄影)

  19、2019年9月22日,原高漈坑村民、现三明市建业地理信息测绘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罗维权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无名烈士冢前进行公益测绘(管梓任 等摄影)

  20、2019年9月22日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纪念亭进行公益测绘的三明市建业地理信息测绘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罗维权在给红军烈士献花(管梓任 等摄影)

  21、2019年9月22日牛益村高漈坑村积昌堂发现了“白军兄弟不打(中)(国)(人)”、“(同)日本打(仗)”等残缺的红军标语(管梓任 等摄影)

  22、《燕江红旗》上明确记载为1934年7月9日红九军团先头部队护送红七军团北上抗日期间的驻扎地永安市小陶镇牛益村高漈坑村(管其乾2013年摄影)

  23、永安市小陶镇牛益村高漈坑保留了红军标语的积昌堂航拍图(黄光棉 摄影)

  24、2016年1月23日燕城爱心联盟QQ群网友(左)在牛益村有庆堂解读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与红军才能为工农群众谋解放”(管其乾 摄影)

  25、《燕江红旗》上明确记载为1934年7月9日红九军团先头部队护送红七军团北上抗日期间的驻扎地永安市小陶镇牛益村牛益坑村(管其乾2013年摄影)

  26、在牛益村高漈坑与石峰村公路5公里附近鸟瞰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村(管其乾2014年9月摄影)

  27、公路右侧为红军亭和红军墓红军松,左侧为黄土停车场,期待更多志愿者参与共同建设修缮管理维护白粉山战斗遗址的烈士纪念设施(黄光棉 航拍)

  28、原高漈坑村民、现三明市建业地理信息测绘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罗维权为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亭红军墓和红军战场公益绘制的地理位置图(吴镒 等摄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