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从跟上潮流、抓住机遇去看时代变迁

2018-10-14 15:58:0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敏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姑奶奶的孙女在北京,我在儿时非常羡慕他们一家,小的时候有过一两次见面。她在部队的时候认识了毛时代将军的儿子,后来就结婚了。她的公公已经去世了,但百岁的婆婆还在。

  最近几年通过微信认识到了一些在北京的朋友,也偶尔去北京,后来想想,北京有这样一个亲戚,今后到了北京去见见她也好。所以2016年我回家后就和我父亲到了她父亲那里。

  我父亲的表哥家就住在上饶带湖路汽车站不远,这条街和北京的长安街一样,政府的重要机构都在那里,我伯父是司法系统的干部,一直就住在那里。退休多年以后,就更是长期在家。

  我还是第一次到他那里,他家条件非常好,虽然两个老人都已经80多岁了,不过,因为儿女也都退休了,所以在南昌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外孙女都在家里。

  两老的工资加起来有15000以上。外加儿女的孝顺,因此两个老人是天天和邻居打麻将,那都是输多赢的少,图一个快乐。

  给老爷子带了家酒,老爷子非常高兴,毕竟如今工业的酒根本就无法和家酒相比。

  所以老爷子的话也多了起来了,和所有的老人一样,到了老年都喜欢唠叨。他说到了这个年纪,儿时的故事就像放电影一样,经常在脑海中闪过,儿时以后的事反而记不大清楚了。

  他感叹人生苦短,儿时的记忆美好。

  他说他常常想起儿时家乡天气很冷,在冬天里,他和几个年纪相仿的舅舅一起玩冰,那感觉真好。那时,他们会用竹编暖壶上的铜筷子放在暖壶里烤,然后用它把冰钻个洞。再然后把这些冰挂起来玩,这种记忆真的是非常美好的。

  我父亲说,我的伯父是家中的独生子女,家庭条件好,有条件上学,我姑奶奶还收养了一个比伯父年长几岁的女孩当童养媳。那时我伯父就有了一种难为情的、甚至是逆反的心理。总之就不接受父母为他做这样的一种安排。

  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心理的存在,所以,在当时不少同学不愿意和当地下党的老师奔向新政权的时候,他就勇敢的和老师走了。

  想想也是,其他同学念家、对新政权也不放心、怕反复,所以好些人没有和老师一道走。当然,我太公的两个儿子也都去了,我三爷爷被我太公从上饶车站给拉了回来了,就这样,我的二爷和我的伯父都成为了解放前的干部了。

  我伯父所以这样坚定的跟着老师干革命,那是因为在逃婚,因此,当后来国民党残余和土匪围攻他实习的所在地后,他没有后退。

  我父亲后来对我说,现在大家都当伯父这些人后来享福了,可在当时遇到了国民党残余和土匪的反扑、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坚持下去?

  我伯父这样的执着是因为他对父母为他所安排的婚姻的反感,所以宁可冒风险,也不回头。

  当然,他所反感的姑娘因为得到了姑奶奶的资助,姑奶奶后来把她当女儿一样养,所以也得以上学了,到了后来也成为县一个重镇的主要领导了。

  我父亲说,那个时候只要有学历知识的、跟共产党走,竟然也因此凭借知识吃香,而这些人当中,许多都是初中水平。

  可见那个时候中共对于知识分子还是挺厚道的,只要不右,都有参与共建共和国的机会,所以那个时候好多好岗位被他们所有。

  当我知道这样一个事实以后,我很惊讶,谁说毛主席时代的共产党不重视知识分子、不重视知识?那个时候只要不在政治上犯错误,哪怕是初中生,也得到重用了。

  实际上,我们可以从时空角度来看,新中国的建立,是中国突破近代文明陷阱的,是中国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发展时期,要完成这样的变更并使中国从旧社会走向新社会(从私有制社会走向社会主义社会),如果不靠知识和知识分子,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毛主席手中,这些任务都完成得非常完美。我也从伯父和我父亲的口中了解到不少历史故事,知道那个时候学历不高的,只要跟共产党走,赶上潮流的,也都获得了好的发展。

  这样的事实的存在,绝对会让今日这些上了大学,却依然要为找工作苦恼的人惊叹不已的。

  实际上,在我家乡,我父辈的人,一些后来被工厂招工也都过上了让我非常羡慕的生活,因为那个时候工人阶级真的好。也更不用说我前面所说的我的伯父、二爷爷和三爷爷了。他们的儿女现在都混的非常非常好,可见登上好的平台是多么重要的。

  实际上,在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过程中,因为跨度实在太大,要从农业社会发展到工业社会再到如今的信息化社会,所以这其中的变化跨度实在是巨大,因此,这其中的N个阶段,也就造成了一批又一批的机遇出来。

  我的老师一再感恩一个山区的大娘,因为这个山区大娘的劝导,因此老师的父亲让老师读书并走向了一条学而仕则优的道路。老师实际上也是恢复高考后的受益者,那时候的小中专和解放时候的初中生一样。

  在我上学的时候,实际上小中专依然能学而优则仕,能获得国家分配。不过,因我早恋酿成一杯苦酒后,所以也就没有能搭上这艘渡船了。

  后来,我的老班长就考上了江西理工大学,现如今他在北京有房有车,开了公司。

  总的来说,从40年代末到八九十年代这段时间也正应证了毛主席的一张白纸好画最好的画的话,这当然也是因为中国的发展跨界太多、太厉害的结果,机遇和赶上机遇者的努力就让中国一下子跨过了这些门坎,在这些机遇面前,我要么没有出生,要么就是误过了机会,因此就没能享受到人生的乐果。

  时至今日,我发现就是大学生也难以像从前那样学而仕则优了。如今的社会也越来越固化了,可另一方面,实际上,人类正从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变更、过渡,因此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这是一场绝不亚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变更的时期,机遇是极大的。

  说实在的,我虽然早恋酿成了苦果,但后来因为生计的艰难让我机缘巧合有了一些好的思想。那时,在力图解决生计的时候,机缘巧合就让我把个性化生产转变为个性化利益,而后认识到了利益特性对于这世界的重大影响,此后在遇到信息化以后,又形成了我的独有的信息化思想,这些新的知识,实际上是非常有利于这次文明变更的。

  我的一个重要的网友曾经这样评论说

  志敏认知深度非常人可比。相对那些靠搜集网上碎片化信息赚出场费的专家,他的江湖辈份是师尊级的。

  但实际上我依然处在最底层,在为了生计而挣扎。

  这样的事实让我认识到,今日中国不像毛时代和西方在工业文明进程那样,存在着一种强大的文明变更的组织力量。因此相关的有才者,也就难以有施展才华的舞台了,否则他们也不可能不被组织起来。现在我们大家就是面临这么一个大的机遇,可大家也仍然只是一个看客而已。

  马云、马化腾等这些中国的互联网新贵,他们实际上是靠外资才得以发展壮大的,也因此,今日的中国互联网实际上是西方势力、西方资本在主导,因此,虽然像我们这些有非常好的缘分和悟性的人到现在终归还是望洋兴叹,但是洋虽然远,但望远全球,实际上我们的机会实际上还是不错的,因为在大的时空上,如今文明变更已经来到了,所以无需为中国的既得利益者的短视频、固化而伤感。

  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虽然在参与实践方面有不足,但依然可以通过大量的他人、社会实践和借助互联网的超连接特性参与冲浪。

  对,脚踏实地,盯着理想的方向前行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