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响应毛主席号召,半世纪前我在“巴西”修铁路

2018-05-27 17:09:38  来源:报国故事  作者:丁鸿恩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南铁路资料图。

  铁道兵西南大会战

  丁鸿恩

  “背上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同志呀,你要问我到那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这是铁道兵战歌开头歌词,六三年为了备战,毛泽东主席提出要尽快修好西南铁路,并决定由铁道兵修,当年扩招铁道兵队伍,我在南京报名参军,二月二十二日我穿上了军装,在下关火车站上了一列军用列车,就是现在的车箱式货车,经过三天三夜,我们到达湖南省莱阳县(似为耒阳——编者注)集训三个月,我们分赴各连队,当时我分到铁道兵七师8700部队,到广西先修一条通往一个火山洞军用铁路线,六四年毛主席再次同周恩来总理说西南铁路一天修不好,我就睡不好觉,并提出经费不够,把他的稿费拿出来,就这样在当时国家经济还十分困难时期,决定筹建西南铁路,在全国再次征召扩大铁道兵部队建设,由彭德怀元帅任西南铁路总指挥,我们部队也奉命开进了贵州省,铁道兵五个师十八万大军浩浩荡荡开进了祖国西南崇山峻岭,修建贵昆和成昆铁路,铁道兵西南大会战的军号在云贵高原吹响了,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山山岭岭,沿线到处都是红旗招展,炮声隆隆。

  我们部队扎营在崇峦重叠深山老林里,地名叫巴西,起先我们住的营房是帐蓬和自己用树棍树枝搭建的房屋,吃的是早晚两小碗稀饭,中午一小碗半干饭,每餐开饭是天当棚地当桌,一班人围着一盆土豆菜,一小桶盐水汤,什么叫饱,当时没感觉过,总觉肚子是空的。

  

  贵昆铁路修筑中,在当地人家里设立“巴西支铁商店”。不分日夜,长年累月爬山越岭为军工服务。这是来自网络的巴西商店旧址

  为了物资运输,首先要修公路,在当时没有任何机械,施工还是肩挑手提,开山放炮还是用钢钎铁锤,后来运来了风镐翻斗车,可算是半机械化施工,修路工程极为艰巨,从这座山翻过那座山公路是盘山而上,盘山而下,每天二十四小时轮班倒,我们时常要在五十多米高的崖壁上打放炮洞眼,用一根麻绳将自己吊在崖壁上,由于放炮炸石时,几十个洞眼同时引爆,遇有哑炮,很不易查觉,战士们作业时,哑炮会出人意料外的爆炸,有不少战友也因此失去了肢体和生命,还有可怕的是遇到破碎松散覆盖层,修隧道时突然大面积坍方,有的隧道内发生岩煤碎石四处弹射,软岩暗河时有发生,有的隧道遇到有害气体瓦斯发生爆炸,在隧道内干活的战友一个都活不了,我们七师在贵州水域随军师部医院,后面一座山脚下,工程结束搬迁后留下一大片死去战士的水泥墓碑。

  我们部队从贵州水域巴西,到云南禄丰又转战到四川金沙江畔大渡河完成三大工程西南铁道兵五个师;从贵阳到四川成都铁路全线共四千零三十一公里,加上临时公路二万多公里,沿线奇峰密布,深洞纵横,建有高架桥九百九十一座,隧道四百二十七个,三千米长隧道九座,高架桥隧道占到整条线路百分之四十一。牺牲了四千多热血男儿铁道兵战士。这条宏伟有深远战略决策的西南铁路,是铁道兵凭着双手为祖国安宁的理想信念,是铁道兵用血和肉筑成,谱写了深情悲壮赞歌是中国铁路史上卓绝壮烈的英雄史诗。

  五十年过去,我从一个热血青年,变成一个七十岁白发老人,静下来回顾当年的西南铁道兵会战情景,还历历在目,有说不完的可歌可泣的事迹,和我同乘一列军用专列,入伍老乡和同我在一个连队工作,学习,军训,吃饭,睡觉的战友,有十多人长眠在云贵高原,几十年来我多么想从南京到贵阳再到昆明转成都坐一次火车,看一下我曾参加战斗过的西南铁路,再到每个战友墓上送上一束花,告诉他们我来看你们了,你们为国家的安宁奉献出年轻的生命,党和人民永远会记住你们,全国当年的铁道兵战友都不会忘记你们毛主席在天之灵会说你们永远都是他的好战士,你们将与西南铁路同在,与八一军旗同在,长眠云贵高原铁道兵战友安息吧。

  六八年四月国家大裁军,我退伍回南京,结束了五年多的艰苦军营岁月,有不少战友退伍后,因身体状况不好,都早已离开人世,现在活着的所有当年参加西南铁路建设的铁道兵战士,都有这种期盼,当年在部队时,铁道兵所有官兵,外出办事坐火车,都发一张免票乘车证,现我们花甲之年已过,进入古稀之年,目前还能走动,我们还能免费坐一次火车吗?让我们在离世之前重走一趟我们铁道兵参加修建的铁路线吗?再看长眠在西南铁路沿线的战友墓地吗?这是我们铁道兵长期的盼望,是我的最后唯一的梦想。

  南京籍铁道兵退伍战士丁鸿恩写于铁道兵建军73周年,西南铁路会战55周年,南京籍铁道兵参军57周年。

相关文章